搜索:
  首 页 公司概况 新闻动态 党政建设 安全生产 政策法规 教育培训 企业文化 市场营销 工作杂谈
  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工作杂谈 > > 正文
蕴藏在心底的年味
发布时间:2019-02-21     来源:人力资源部      作者:韦冬梅      点击:

一晃眼,新年的钟声渐行渐远,孩子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欢乐之中,我却感觉不到年的氛围,找不到曾经的欢乐,脑子里总呈现出儿时在老家过年的场景。  

年前

我的老家坐落在一座美丽的山脚下。记忆中,一整个腊月,闲暇下来的村里人都在为过年做准备。
   在那个闭塞的小山村里,母亲是文化水平最高,手也最灵巧的家庭主妇。小时候我们几姐妹的过年衣服都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每年到了腊月,村里的婆婆婶婶都来向母亲请教裁衣技术和缝制布鞋的制作工序。母亲是个热心的人,每每都会细心地教授她们,不厌其烦。每次看到母亲和村上人安静地坐在院子的一角,沐浴着冬日的暖阳,娴熟地忙着手中活计的时候,除了对母亲很崇敬以外,我也很兴奋,因为知道她们都是在为自己孩子的新年衣装做准备,这让我感受到了年的气息,闻到了年的味道。
  腊月底的时候,年味更浓了一些。一般过了腊月二十,家家户户都在置办年货,忙乎春节的吃食。

除夕夜,几乎家家都要包粽子、舂糍粑、炒米花。包粽子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于是,母亲每次包粽子,我都会积极地帮忙洗涮粽叶,淘洗糯米和饭豆,然后坐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怎样神奇地完成那些看似简单却又很有难度的技法。母亲会包四角和三角的粽子,两种形状,便能分得清是怎样的馅。通常,三角的粽子,里面有板栗加饭豆;四角的,里面有一小块猪肉。包好之后,将粽子放入锅蒸煮。煮熟之后,沥干水,放在通风的地方存放,便能保存好多天。除了包粽子、舂糍粑,制作米花也是过年时家家户户都必须添置的年货。那时母亲拿出自己种出来的大颗糯米拿去蒸熟后晒干,然后用茶油稍炒片刻,再用熬好的红糖一起均匀捞好,把捞好的米花放在手掌上捏好,一个个鸡蛋大的米花就可上桌啦,既好吃又好看,香味扑鼻;那时整个村庄到处飘着米花的香味。我们小孩子更是高兴,盼望着新年快点到来,就能够美美地吃上这些东西啦。炒米花、包粽子与舂糍粑,是乡村人家对新年的企盼,更是孩子们新年美食。
  除了准备春节的吃食以外,年前还有一件事,大概就是扫尘了,扫尘,其实就是一次家庭大扫除。记得很清楚,在某个晴好的日子,父母会将床铺和衣橱等等都搬出来,晒晒太阳,扫扫灰尘。家中的犄角旮旯也都会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我们小孩子,会端一盆水,煞有其事地擦洗门窗和桌椅。这种大扫除,远比在学校里的大扫除有意义,扫尘之后,父亲会变换一下室内的家具摆设位置,这让我很有新鲜感。                      

除夕
  除夕那日,一家人都起得非常早,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父母亲当然是准备年夜饭了,姐姐则欣然地成为了她们下手,我恰恰相反,从小就很少往厨房跑,想来这也是长大以后,为什么我的厨艺没有姐姐好的缘由。
   除夕那天,最让我高兴地是看领居家的二叔写春联,二叔不但写自家的,还帮忙给很多邻居写。二叔的楷书写得非常好,飘逸、洒脱,自成一体。写对联的红纸,是买来的,一大张一大张的那种,二叔会根据门的高宽,裁剪好纸张。我的分工,除了欣赏二叔书法以外,就是帮忙拿纸,递刀子,搬运写好的对联。红纸都会有余下的,这余下的,就是我的“战利品”。然而,我并不是将其据为己有,而是裁成一片片的正方形,然后涂上浆糊,贴在猪舍、鸡舍门上,还贴在家门前的树木上。记得很清楚,我家门前共有八株很大的香椿树:人过年,长一岁,树过年,长一圈年轮,这是父亲告诉我的。
  年夜饭一般吃得较早,菜至少有五六个,外加一个火锅。那时的火锅是用木炭烧的,先把木炭烧得火旺,然后架上火锅盆,一餐美美的年夜晚就开始了。饭桌上,父母会轮流给我们夹菜,然后说一些祝福语,那时候的我倍感幸福。
  饭后,首先是父亲给我们发压岁钱。那个时候的压岁钱,远不比现在的红包。父亲提前在银行换一些崭新的零钞,五元的,两元的,每个人的压岁钱不会超过二十元,包在钱外面的不是红包,而是写春联时剩下的那些红纸片。
   晚饭过后,是燃放烟花的时间,这也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节目。那时的烟花,只是很普通握在手中的那种,对着天空,看着烟花绽放的瞬间,心中也有一朵朵绚丽的花在愉快地绽放。
  除夕,除了激动,也是个不眠之夜。我们会试穿新衣服,在镜子前不停地打量,急切地盼望着天亮,那样,美丽的衣裳就可以见到新年的阳光了。
  新年的钟声准时敲响了,有些户人家,守岁至午夜,就会开门燃放鞭炮,以来庆祝新年的到来。爆竹独有的气味在小村子里弥散萦绕,也飘进了我的小卧室,那时觉得,那爆竹的味道,真的很香,是年独有的味道。在那样的气味笼罩下,疲惫的我,也会渐渐进入了梦乡……
                     新 年
   新年的第一天,我们小孩子穿着新衣服在村庄内互相炫耀,看看谁的衣服耀眼点,看看谁扎的辫子好看点;而后就是一起踢踢毽子、做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等等,这些是儿时的纯真与欢乐。而忙碌了一整个腊月的大人们终于闲了下来,三五成群地就聚在一起聊聊天,唠唠家常。-

如今,时代变了,人情变了,年味也变了。过年时,大家微信互道一声新年好,走访亲戚互拜年的习俗逐渐消失;大人小孩宅在家里成了“低头族”。电子产品的年代,年味渐行渐淡,再也寻不回蕴藏在心底的那份年味!

责任编辑:陈 聿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凤山县水利电业有限公司 Powered by www.fssldy.com
地址:广西河池市凤山县凤城镇凤阳街1628号   邮编:547600
网站备案号:桂ICP备13001596号   网警备案号:45270902000005
广西网络警察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